学者视点

朱锋:面对美方挑衅,中国外交展示“韧性战斗”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20-08-17浏览次数:10


特朗普政府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对美中关系的打压和对中国的仇视,已经达到了公然挑战自由和开放的市场价值及对华关系中长期被美国政府奉行的一个中国政策的程度。对美斗争将是未来中国营造与维护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的战略任务中,最复杂、最尖锐、也将是最为关键的长期性任务。然而,中国外交越是要做好对美斗争,越是要顾及双边、多边,区域与全球等各个层次内外交工作的合理性与创造力。赢得对美斗争的重要着眼点,是要创造各种条件让中国外交继续坚定、有效地护卫中国与世界相互尊重、开放互利、同舟共济的战略大局。

外交是“可能性的艺术”

如果要下一个经典的教科书定义,外交就是一种“可能性的艺术”,其目的是要在合理和建设性地使用各种国家手段的同时,降低和避免国家间的冲突和对抗,实现和平、发展和可持续崛起的战略任务。衡量一个国家的外交是否成功,一般存在着四大标准:一是政策目标和运用手段的合理性;二是对其基本利益诉求实现过程的连续性;三是降低和管控对国家安全的威胁程度;四是外交对其对象国的可衡量的影响力。由于外交的本质是在复杂、多元的“社会化”环境中不断树立本国形象、增加对对象国政府、社会以及个人的建设性影响力、并避免付出过于高昂的国家成本,外交工作的核心就是坚定地捍卫国家利益的同时,贯彻和追求成本与收益合理与可控,沟通力、说服力和影响力,避免塌陷、以及国家利益目标善于在调整中延续、在变革中共进和在多层次沟通中前行的持续进程。

中国社会对外交的认识常常具有多样性特点。有人认为外交就是长袖善舞、或者纵横捭阖,也有人认为外交就是“战狼式怒怼”,更有人认为外交甚至需要从属于军事斗争,认为军事斗争才能实现的利益目标,通过外交是无法实现的。这些看法都有道理,但单纯从上述某一个角度来看中国外交,要么认识狭隘、要么过于偏激。外交的本质永远是刚柔并济、短期和长期目标相互支撑、尽可能“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的人搞得少少的”艺术。

任何一个国家的利益目标和其保障使命,都是国家机器和国家力量整体性、内在逻辑相互连贯、协调和相互支持的战略任务。外交行动的背后,需要强大的、多方面的国家与社会力量的保障和支持。无论是军事斗争准备、外交工作、经济建设、宣传舆论、还是科学技术与社会科学知识的创新,一个国家强大的综合实力是外交工作的坚强后盾和保障。但外交有自己的工作领域和对象,有自己的科学规划和职业要求。对外交工作的议论和评判,并非只是简单的“软和硬”,更不是简单的和风细雨或是口诛笔伐,而是要依据特定的外交议题,在手段与收益合理、短期与长期兼顾、对对象国的客观影响力的持续推进等多层次、多渠道、全方位的角度,才能去分析、评判和设计出的专业工作和国家行动。

评判外交,不是清谈,不是喊口号、更不是表决心。建立和培养客观、准确、科学和全面的国际意识和世界眼光,了解和明确中国持续实现大国崛起的战略目标,科学地使用知识体系,才能在对中国外交的评判中做到冷静、公正和理性。

风物长宜放眼量

中国的大国崛起正在成为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出现新的变革与调整的重要因素。一个开始走向强大的中国,和其他国家必然产生难以回避的权力、利益和财富再分配进程中的竞争和博弈。这是国际关系的权力政治本质所决定的。任何时代的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说到底,是那个时代大国间的权力、财富和利益分配的特定结构和制度规则所决定的。中国和新兴经济体的崛起正在推动出现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但当代国际体系中“西强东弱”的战略态势仍未出现根本性的变化。戏剧性的是,新冠疫情本来是人类面临的公共卫生和健康领域前所未有的共同危机,但各国抗疫的表现和好坏,客观上正在历史性地加速国际体系中的力量再分配。结果是,美国的“中国焦虑”因为疫情变成了“中国仇恨”。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蛮横、情绪化的打压,是美国担心自己老大地位不保、在美国“优越论”的价值傲慢和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政治利益驱动下,妄图对中国施加全面的“新冠报复”。

中美关系不能被美国右翼政治势力的疯狂所绑架。特朗普当前选举至上的利益需要,美国国内反华强硬派所谓要将对华打压全面推进的私欲,已经高度重叠。这些反华政客利用美中力量对比结构中美国依然拥有优势,撕下了民主与法治的外衣,妄图把“新冷战”强加给中国。但美国并非铁板一块,世界也并非对中美交恶熟视无睹。特朗普政府在对华政策上疯狂的倒行逆施不仅招致美国国内更多的批评与反思,“新冷战”的煽动在国际社会同样应声寥寥。连日来,中央政治局委员杨洁篪和国务委员王毅的文章、讲话和采访,清晰而又生动地向国际社会展示了中国拒绝“新冷战”、愿意恢复中美对话和沟通、明确利益底线、管控中美危机的坚定立场。这正是国际社会想要看到的,更是中美关系未来的缓和与重回合作轨道所需要的。中国外交在对美斗争中既不随特朗普反华图谋起舞,又对其打压中国行动做出有选择的坚决回击,这是对中国捍卫大国崛起的历史进程和国际社会珍惜和平、稳定、繁荣的善良愿望的基本承诺。中美关系近期科技战升级,特朗普近来恐吓要封禁TikTok、微信在美市场,但亚洲股市持续上涨,亚洲主要经济体复苏态势明显。显然,这同中国外交在对美斗争中继续发挥“有理有利有节”的光荣传统,存在着直接的关联。

然而,正如基辛格博士近三年前所说的,中美关系已经回不到过去了。中美大国竞争的帷幕已经拉开,中美在战略竞争中如何保持应有的合作,这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正在遭遇的前所未有的战略难题和战略挑战。越是如此,我们越需要从长计议,缜密规划,把中国人民的社会活力焕发和调动起来,而不是简单地争一事一利的短长。或许,正是美国的打压,逼着中国需要尽快走入大国成长过程中的成熟期。

(作者系南京大学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来源: 环球时报 2020年8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