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问题政策与战略决策支持平台

[会议]吴士存在台湾海洋大学“海洋政策论坛”上的演讲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16-10-03浏览次数:10

2016-09-30 15:40:07       来源:中国南海研究院

9月30日,吴士存院长应邀在基隆出席由台湾海洋大学主办的“2016海洋政策论坛”并发表主旨演讲。现将演讲全文附录如下:


张清风校长及各位同仁、先进,大家好!


感谢台湾海洋大学邀请我参加2016“海洋政策论坛”,作为曾经在大学工作过的教师和从事海洋问题研究的学者,我为海洋大学自创立60多年以来在人才培养和科学研究领域所取得的骄人成绩感到欣慰和由衷的高兴。也为我们拥有这样一所海洋领域的顶级大学感到自豪。


我是搞南海问题研究的,20多年的南海研究生涯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言必谈南海”。所以我想借此机会和各位老师、同学和同仁介绍一下当前的南海形势和大陆方面的南海政策,以及两岸如何共同应对未来我们在南海面临的挑战。


 一,关于当前南海形势。伴随着仲裁裁决的出炉,以及大陆方面一系列及时有效的外交和舆论应对,南海局势目前进入了一个相对平静的时期。但这种平静只是短暂的和阶段性的。未来南海形势将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总的预测是:更加动荡不安、更加错综复杂、更加难以驾驭。具体特点如下:第一,南海形势发展的不确定性增加。第二,南海争议中的法律博弈将有增无减。第三,大陆在多边外交场合面临围绕是否执行裁决的挑战增多、压力增大。第四,中菲关系改善的大方向不会变但也不会一帆风顺,仍面临诸多障碍、受到各方力量的的牵制。第五,军力博弈将成为未来南海地缘政治竞争中的一个显著特征。第六,裁决改变了南海博弈的游戏规则、同时导致有关各方利益诉求的调整,“南海行为准则”的磋商也将徒增变数,所以,COC达成共识的难度有所增加。


二,关于大陆的南海政策。大陆南海政策的主要内容有:第一,维护南海的和平和稳定。南海的和平与稳定是包括大陆在内的所有在南海有利益关系的国家和地区的重要关切,作为南海最大的沿岸国和南海诸岛的主人,大陆方面不遗余力地致力于南海的和平和稳定,既是南海和平稳定的建设者也是南海和平稳定的捍卫者。第二,维护南海的航行安全和自由。作为重要的海上通道,确保各国依国际法享有的南海航行自由是大陆和其他南海沿岸国的重要共识,南海争端产生近半个世纪以来从未发生有关争端国干扰过正常商业航行的事件。第三,通过对话和协商解决争端。大陆一向坚持由直接当事国通过对话和协商的方式解决中国和其他声索国之间的南沙领土争议和海洋权益争端。大陆的这一主张不仅是中国和其他争端方通过双边和多边协定予以确认的共识,也是国际社会解决敏感和复杂领土和边界问题的普遍选择。第四,倡导“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南海问题是目前世界上绝无仅有的涉及争端方和争议岛礁数量之多、海域面积之广的海洋争端,期待短时间内解决这样的争议是极不现实的,唯一可行的选择就是大陆所倡导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通过共同开发积累政治互信、并为最终解决南海问题创造良好的外部环境。第五,坚持推进“双规思路”。“双规思路”是2014年10月,大陆领导人在出席中国—东盟领导人峰会时正式提出来的,旨在解决东盟和域外国家对南海和平稳定的关切,以及纠正少数国家诉诸第三方机制、偏离友好协商和平谈判的方式解决争端的倾向。其基本含义是:南海的和平稳定由中国和东盟共同维护,南海争议由争端当事方通过友好协商和谈判的方式解决。“双规思路”是大陆继“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之后提出的、推动南海问题的解决朝着正确方向迈进的又一重要举措。


三,两岸在南海面临的挑战及共同应对。两个多月前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就菲律宾所提仲裁事项作出了最终裁决,虽然两岸都对裁决都表明了“不接受、没有拘束力”的正式立场,但裁决对我们在南海的领土和海洋权益主张所产生的负面影响不容低估。裁决对我南海权利主张的影响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断续线所承载的主权、海域主张和历史性权利被弱化。仲裁庭认为,“中国对九段线内的海洋区域的资源主张历史性权利没有法律依据”、“南沙群岛无一能够产生延伸的海洋区域”,以及“南沙群岛不能作为一个整体共同产生海洋区域”,此外,仲裁庭还认为它可以在不划分边界的情况下裁定某些海洋区域(指仁爱礁和美济礁)位于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内。第二,我可主张海域萎缩和碎片化。南沙、中沙无领海基线,以及南沙无岛,使得我无论是基于群岛整体还是基于单个海洋地物主张海域失去了基础。第三,未来我基于《公约》或有关国内法宣布南沙领海基线的难度增加,甚至根本无法宣布南沙领海基线。第四,裁定我与周边国家在南沙无重叠专属经济区,将导致有关声索国在断续线内的单边油气开发活动有恃无恐。第五,美济礁、渚碧礁被裁定为“低潮高地”,不能主张任何海洋权利,将使大陆未来对美济礁和渚碧礁附近海域和上空行使主权和管辖权面临法律障碍。第六,我渔民在南沙海域赖以生存的传统渔场将大幅萎缩,我执法力量在断续线内的护渔行动将面临来自周边国家的挑战和干扰。


从上面的简单分析可以看出,裁决在南海问题所造成的负面影响既不是对大陆单方面的,当然更不可能是对台湾单方面的影响,而是对两岸在南海的利益和诉求产生了不利影响。所以,要消除其负面影响、维护两岸在南海的共同“祖产”,还需要两岸官方、民间和学界共同努力、积极作为,从而真正让裁决成为一张“废纸”、为太平岛“恢复名誉”。


两岸学界在南海问题上的密切合作已经走过了至少15年的历程,我们轮流在两岸共同主办了14届“南海问题民间学术论坛”,从2011年开始我们公开出版“南海形势评估报告”,目前已出版了6本,从2012年开始我们共同主办5届两岸夏令营,一共有140名两岸青年学生参加了夏令营,其中海洋大学主办了一届、合办了一届夏令营,共有13名来自海大的学员参加了夏令营,这还不包括5名在海大学习的大陆学生。此外,菲律宾提起仲裁后,我们组成了两岸专家团队共同应对仲裁案,裁决公布后我们专门组织会议,就裁决共同向国际社会发声。事实证明,两岸在南海问题上的合作有利于维护两岸南海的共同利益,合作绝对是对彼此都有利的事件,不合作只会导致两岸在南海的共同利益受损,甚至对两岸关系带来负面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讲,我真诚地期待两岸未来南海领域的合作上取得实质性的成果。


再次感谢海大对我的邀请,预祝今天的学术研讨会取得成功!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