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视点

朱锋语中评:中国须拒绝第二次朝鲜战争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17-07-10浏览次数:10

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朱锋日前来到华府,参加中美智库合作研究“中美关系现状与未来”的研讨会。此次研讨会正值朝鲜刚试射洲际弹道导弹,特朗普对中国施压朝鲜的结果感到失望,习特将在汉堡举行第二次峰会之际,朝鲜问题成为最热门的议题。会后朱锋接受中评社记者的独家专访,谈中美在朝鲜问题上的分歧与合作,以及中美合作解决朝核问题的前景。 

  

中评社记者与朱锋的访谈全文如下: 

  

问:中美双方目前在朝鲜问题上的立场有什么异同?  

答: 中美在朝鲜问题上的差异点首先在于,美方希望中国能够对朝鲜更多施压,但是我们认为,朝鲜问题不是简单的中国责任问题,我们不接受这种论调。我们也不接受今天只要中国施压,朝鲜问题就可以实际性改善的说法,这个逻辑不成立。朝鲜问题是国际社会面临的共同威胁,今天形成核扩散局面,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是整个朝鲜半岛冷战体制没能结束,美国继续在朝鲜驻军,且有大规模的美韩联合军演等一系列复杂问题的结果。第三个还有很重要的问题,就在于中美在朝鲜半岛原来是宿敌,现在我们成为合作者。试想一下,如果有第二次朝鲜战争,问问中国人会参战吗?绝大多数中国人会说不,因为那将是疯狂的。如果美国对平壤发动军事打击,中国会伸手帮助他吗?答案也会是不。 

朝鲜问题的解决不仅涉及中美关系的合作和调整,也涉及到朝鲜半岛局势未来的演进和变化,以及东北亚秩序未来的更新与进展。从这个角度来讲,今天的朝鲜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核问题,涉及方方面面的政治、法律、外交、军事、安全、战略问题。中国认为解决朝鲜问题必须共同行动,共同应对,共同担责,而不是简单地由美国把朝鲜问题推给中国就行得通。 

另外一个重要分歧点在于,朝鲜半岛局势缓和的钥匙到底在哪里?中方提出了“双暂停”和“停和转换机制”。我们希望中方合理的建议,美方也需要考虑。 

第三点,当朝鲜问题需要各方共担责任的时候,美国更不能在国内政治和外交上对中国一味施压,这对中国来说是不公平的。多管齐下的朝核应对措施,需要中美韩日俄共同承担责任,分工协调。 

当然我们有共同点,就是认为今天朝鲜核项目给地区安全稳定构成共同的威胁。朝鲜的威胁不仅是对美国,也是对中国。我们需要更加认真、严肃、全面地来思考朝鲜问题的对策,采取行动,而不是简单的一味指责和施压。 

  

问:中美能否在朝鲜问题上有更大合作?单靠对话和谈能解决朝鲜问题吗?  

答: 中美在朝鲜问题上当然可以有更多合作,关键在于如何定义中方的合作。美国或许对中国的对朝政策有失望感,但中国不会完全切断与朝鲜贸易关系,因为对朝贸易某种程度上是中国的筹码,也是中国防止朝鲜崩溃的政治上先发制人之道,因为如果朝鲜崩溃,中国将深受其害。中国很难一夜之间完全切断对朝贸易关系。 

积极的一面是,中美对于朝鲜发展核导项目对于自身威胁的研判在靠近。问题在于,合作起点应当在哪里?如何超越历史遗产对于中美在朝鲜问题上合作的阻碍?确实不容易,但总的趋势是积极的。可以设定两个标准:第一,如果朝鲜进行下一次核试验,可以给他更大的一拳猛击(punch);第二,如果朝鲜无视国际社会劝阻,无休止地进行导弹试验,应当掐他一下(pinch),让他在经济上和商业上感到一点痛。 

对于仅靠对话谈判能否彻底解决朝鲜问题,我相对悲观,因为平壤将核武器作为其政权安全的最后保证,也是其最高领导人想显示伟大崇高的唯一途径。对话选项当然应当保存,但除非有两个条件,仅靠对话不会成功解决朝核问题。第一是美国严肃显示打击近在眼前;二是中国严肃显示,如果朝鲜继续挑衅,北京会放弃平壤。 

  

问:现在一些美国人说中国之所以不想完全断了朝鲜政权的生路,是因为中国认为美国在东北亚的存在,尤其是美日韩结盟关系,对于中国在战略上的消极影响可能大过朝鲜目前状况下对于中国的威胁。中国国内学界对此似乎也有争论,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答: 朝鲜问题的长期化对美国来说在战略上是获利的。一方面可以拉近韩日对美韩日军事同盟的依赖,另一方面可使得美国在朝鲜半岛具有更大的主动权,因为应对朝鲜问题,现在美国的所谓安全责任义务是韩日不可缺少的。此外,朝鲜问题的长期存在使得地缘战略效应扩散,便于美国做一些其他的战略性安排,比如萨德防导系统的部署。我将萨德系统的部署看作是今天朝核问题引发的东北亚地缘政治复杂效应在持续扩散的非常重要的恶果。 

朝鲜问题今天若要解决,就需要共同行动,而不是简单互相揣摩对方的意图,而是首先要有态度和决心。第二个问题是,朝鲜问题能否在解决的过程中,为中美提升战略互信,加强地区安全合作带来机遇,那我觉得这个问题是肯定的,因为包括74号朝鲜发射洲际弹道导弹等行为,美国也感觉到来自朝鲜的核威胁在扩大,所以对美国来说也有一个利益平衡的问题--到底是容忍接受一个有实质性威胁美国的核能力的朝鲜呢,还是能够和其他国家一起合作,在相互利益协调和尊重的基础上,使得朝核问题得以有效解决。 

朝鲜问题已经成为华府和北京从战略上调整关系的优先点,而且有可能产生重大的结果。今天中美两国的战略关系与60多年前的朝鲜战争时比已经发生很大变化,双方对于朝鲜的判断也在接近。双方应当筹划朝鲜紧急状态的应对计划。 

我觉得今天我们真的是站在一个历史的门槛上,我们需要共同的战略判断。亚太地区安全,中美之间的合作需要一种往前看的勇气和决心。朝鲜问题现在不管它多么复杂、多么艰巨,但是我相信只要中美之间有政治决心,有共同判断,合作所产生的正能量或者是合作效应,将让人们可以期待,通过朝核问题的合作,确实为中美在今天亚太地区管控安全争议和分歧创造机会和条件,缓解中美关系中的战略竞争性。 

  

问:中美是否就朝鲜紧急状态下的联合应对计划进行讨论?  

答: 到目前为止,据我所知中美之间并没有就如何应对朝鲜的联合应急计划进行一轨对话,政府间还没有这样的机制和实际性接触。但是有二轨探讨,南京大学南海中心与美国兰德公司今年6月份就搞了一次朝鲜危机状态的联合模拟,非常有实际意义。包括在各方面如何应对,及其合理性、合法性,以及后朝鲜时代的安排等等。这个问题非常非常复杂,我个人很强烈地希望中美之间至少在二轨和1.5轨的通道上能够就朝鲜的未来危机应对做出讨论,最好达成一些共识,有一些共同的行动计划。否则的话,朝鲜的核设施、核武器、核能力,一旦发生泄露或者非法的储运,都会对整个中国东北和东北亚造成致命的危害。 

另外涉及到未来朝鲜的危机应对,甚至军事反应,是非常复杂的国际法和国际政治问题,还有围绕朝鲜危机发生之后,如何调整更新东北亚的秩序,未来到底是以韩国统一为导向,还是以新的合作开放的朝鲜政府为导向?这些问题都涉及外交、安全和战略思考和规划。今天的朝鲜问题确实不能一味地拖和等,一味强调恢复对话,而是应该多管齐下,危机应对,联合行动。 

  

问:我们对即将到来的汉堡习特会对于朝鲜问题的讨论可以抱持什么样的期待?  

答: 我个人对即将在汉堡举行的中美第二轮首脑会晤是充满期待的,因为我相信对于今天中美两个大国来说,虽然各有各自的难处,各有各自国内政治议题的纠缠,但是核心问题还在于我们是两个无法分离的大国。今天整个亚太地区的和平、稳定、繁荣,其实很大程度上寄托于中美之间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我相信中美两国领导人会在汉堡展示眼光和勇气,使得中美关系不仅能够得到有效维护,最重要的是能够通过高层高密度的对话,形成共识,使得中美政策的协调能够不断前进,在朝鲜问题上有更具体和可衡量的合作。 

  

(来源:《中评网》  20177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