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视点

朱锋:一次“文特会”撬不动半岛无核化进程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17-07-04浏览次数:10

朝鲜半岛局势是2017 年上半年亚太地区安全最大的看点,背后的因素是多样化的。从朝鲜频繁试射导弹到特朗普政府高调提出对朝“战略耐心”政策已经结束,再到文在寅成为韩国新总统,改变了过去十年韩国保守派执政的格局。在这样的背景下,朝核问题的演变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性转折期。6 29 -30 日,文在寅访问华盛顿,与特朗普举行首度会晤并发表了《联合声明》。人们关注的是,美韩新政府此次究竟如何在对朝政策上“对表”,特朗普- 文在寅时代的美韩关系能撬动半岛无核化进程吗?  

   

“文特会”意在重塑平衡  

   

文在寅启程前往华盛顿与特朗普会晤之前,韩国国内和国际媒体对美韩关系的未来前景不乏忧虑。根本原因是文在寅的韩国进步派政府的性质,以及其对朝政策的回摆。上一次韩国进步派力量执政是在1998 -2007 年期间的金大中和卢武铉政府。尤其是卢武铉政府提出的对朝“阳光政策”,既强调不能容忍朝鲜的军事挑衅和追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企图,又主张“无条件”和朝鲜恢复接触和对话。“阳光政策”的实质是不以朝鲜的行为改变作为南北韩交流的前提,而是通过积极的接触、交流和援助,改变朝鲜观念与政策。而2007 -2017 年保守派政府的政策,则是强调朝鲜必须改变现行挑衅政策、至少停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开发,才能恢复南北对话、对朝援助和正常的经济交往。 

   

文在寅作为卢武铉当年的“亲密战友”和政治遗产的继承者,上任伊始就强调韩国的对朝政策将会重回“阳光政策”。而特朗普政府目前不仅要保持对朝最大限度地施压,更不愿意降低美朝对话的门槛。特朗普本人多次表示,只有在朝鲜放弃核武器的条件下才能恢复对话。被释放美国大学生很快死亡的事件,激化了美国国内的反朝情绪。特朗普政府的朝鲜政策中短期内只会保持“寒冷”、而不会考虑“阳光”。 

   

然而,如果美韩两国在对朝政策上“各唱各调”,文在寅政府不顾华盛顿的反对,决定和朝鲜恢复对话和接触,美国政府力主“同盟框架内协调”的对朝政策整体性将面临崩溃。美韩执行不同的对朝政策,也将给予朝鲜拒绝弃核新的“外交空隙”。因此,首次“文特会”的核心意义在于弥合双方在对朝政策上的裂缝,重塑美韩同盟“大哥”与“小弟”关系中,同盟利益与韩国自主意志之间的平衡。 

   

文在寅的三张“牌”  

   

纵观文在寅在美国三天的访问进程,韩国方面为了既巩固韩美同盟、又能坚持自身政策的相对独立,可谓煞费苦心,有三大看点。 

   

首先,文在寅在华盛顿大打韩美同盟的“感情牌”。在美韩首脑会晤之前,文在寅首先访问美国国家海军陆战队博物馆,为朝鲜战争中的长津湖战役纪念碑献花。这是朝鲜战争时期的著名战役,文在寅的父母就是在长津湖战役的尾声,在朝鲜的兴南港由美军帮助撤退到了韩国。文在寅在献花之后发表演讲,强调韩美同盟是在炮火中“鲜血浇筑的血盟”,表示“若没有长津湖勇士们,没有兴南撤退作战的胜利,我的生命就不会开始”,显然想以感情打动美国人。 

   

其次,大打韩美同盟的“价值牌”。在这次会晤后的多个场合,文特两人都强调韩美关系是基于对自由、人权和民主的“共同价值”,是“价值联盟”,并赋予这一联盟“全球含义”。这一“价值牌”,是两国领导人努力想要进一步弥合上世纪90 年代末韩国“进步派”政治力量在对美关系上的“距离感”,建立跨越韩国国内政治左、右差异的韩美同盟。美韩首脑《共同声明》更是提出,两国甚至将扩大“美韩同盟的范围”,暗示不排除美韩同盟与美日同盟未来的“接轨”,预留建立和发展美日韩三边同盟的政治空间。 

   

第三,大打韩美同盟的“利益牌”。两国领导人在会晤后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都特别强调美韩同盟对各自安全、经贸和战略利益的重要性,强化利益互补与同盟协调基础上的关系发展。然而,有意思的是,在特朗普所关注的重新谈判美韩双边自由贸易协定问题上,双方却基本各执一词。美方强调韩国愿意与美国建立新的政府机制,“重新谈判”双边FTA ;但韩国只是表示愿意重视美国在贸易问题上关注,解决特朗普所言的双边贸易“不公平”问题。美韩双方要真正弥合双边经贸关系上的争执,看来还有一段路要走。 

   

需要高度警惕的两个信息  

   

第一次“文特会”落幕了。从目前来看,双方在朝核政策与经贸摩擦这两大议题上所取得的共识,象征意义似乎要大于实质性收益。文在寅政府在对朝政策问题上的调整究竟会走多远,将关系到未来美韩政策的对朝影响力。 

   

朝鲜目前“软硬不吃”,既拒绝了文在寅上台后迅速批准的8 个民间团体对朝人道主义援助建议,也拒绝和青瓦台就恢复民间管道接触进行直接对话。平壤只是强调需要重启2002 年朝鲜半岛南北双方的“6 ·15 宣言”,暗示韩国应该将南北关系置于美韩关系之上。如果朝鲜继续进行核、导试验,文在寅政府即便想要重新捡回“阳光政策”,也将面临巨大的国内和国际压力。 

   

然而,文在寅政府上台,对于打破朝核僵局、降低半岛紧张局势,是一次难得的机会。韩国进步派力量历来主张在对朝政策上奉行接触和对话政策,反对保守派的一味的压力和孤立政策,这本身有利于朝鲜半岛的稳定与和平。目前韩国国内民意,也有利于文在寅政府推行的韩朝对话政策。文在寅政府的对朝政策如何在国内支持力量与美国压力之间保持平衡,如何在落实韩国的自主意志与寻找朝鲜问题解决进程中的“韩国方案”之间保持平衡,仍然是一次“文特会”难以真正解决的。 

   

第一次“文特会”传递的两个信息需要高度警惕。一是美韩此次首脑会晤,在公开透露的信息中刻意避而不谈“萨德”系统部署问题,继续罔顾中国等国在“萨德”部署问题上的合理关注。这是一种令人无法接受的、东亚区域安全秩序中的“同盟傲慢”。二是未来东亚双边军事同盟扩大为三边、甚至多边军事同盟。这种意在改变东亚地缘战略格局现状的做法,有可能带来东亚地缘政治的再度分裂。( 作者是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来源:《环球网》  2017 7 4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