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视点

成汉平:警惕,美国新军控谈判提议剑指中国!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20-03-17浏览次数:33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2月上旬宣布,美国和俄罗斯将就有关核武器控制问题展开谈判,以决定即将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命运。从当初毅然决然退出《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到现在主动宣称要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展开谈判,特朗普政府恐怕另有所图。而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康斯坦丁·科萨切夫2月6日一句“谈判没有第三个选择”的回应,则证明了这样的猜测并非空穴来风!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于2月5日在华盛顿的一次外交官简报会上说:“我们将很快就军备控制和核问题展开一系列的谈判,这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安全都十分重要,而不仅仅只是美国和俄罗斯。”对于新启动的谈判内容,他透露说,会谈的重点可能是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这是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现存的最后一项军备控制条约。


一年多前,特朗普政府不顾来自国内外的反对之声,退出了旨在限制美俄间中程弹道导弹的《中导条约》,而如今则突然主动提出要与俄罗斯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展开谈判和磋商,难道美国政府突然间改变了一贯的行事风格,欲与俄方续签以便延长双方唯一的军控体系——《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可是,仔细推敲之下,不难发现其中的端倪!


首先,必须清醒地看到,特朗普政府借机让中国“入局”是其最大的阴谋。早在退出《中导条约》之前,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们便连连发出谬论,称“理应让中国加入其中”,即加入有关《中导条约》延长的谈判之中,当即便遭到中方的断然拒绝。上个月,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经公开承认,中国的核力量的确与美俄两国差距巨大,但他却又辩解说,军控谈判不是为了限制某个国家,而是为了“开展建设性对话,维护全球安全稳定”。既然在涉及到军控问题谈判时不止一位美国高官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中国,这就足以表明美国一心要把中国拉入其中。


如今,有关《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还有一年的“存活”时间,在面临续签之际,特朗普身旁的官员们再一次声称,他们倾向于谈判建立一个新的军备控制机制,不仅仅包括美国和俄罗斯两国,也应该包括中国,当然,“可能”还有英国和法国等。这就是说,与此前一样,要把中国拉入其中,一起就限制、削减战略武器展开谈判;而至于英法两国,用的是“可能”这样的表述,因而,拉中国“入局”才是其真实的目的和动机,也是其最大的阴谋!


其次,俄罗斯的官方回应足以评证美方欲拉中国“入局”的阴谋。今年2月6日,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康斯坦丁·科萨切夫在回应华盛顿的上述立场时呼强调说:“关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前途,要么美俄两家续签,要么立即中止,没有第三个选择!”按照康斯坦丁·科萨切夫的话来理解,也就是说,如果要更改内容,或拉第三方来重新谈判,这是不可能的!从而从另外一个侧面证实了美国是的确在打拉中国加入谈判的主意。


当然,美国政府主动提出愿意谈判还可先下手为强,占据重要的道义制高点。自从退出《中导条约》之后,特朗普政府倍受美国国内有识之士和欧洲盟友们的质疑、抨击,认为美国的这一决定是不负责任的,会使未来的世界陷入一个更加危险的境地。如今,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有效期限倒计时还有整整一年的关键时刻,美国率先宣布要就此启动谈判,显然意在挽回影响,变被动为主动。一方面将美国装扮成和平的守护者和爱好者,以此迅速占据道义的制高点,正如白宫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所说,这(谈判)对世界各国的安全很重要;而另一方面将会使特朗普本人在谋求连任的选战中获得更多的支持,特别是美国国内那些爱好和平人士的选票支持。要知道,与奥巴马在任时倡导“无核世界”完全不同,特朗普所看中的是硬实力,尤其是极为推崇冷战时期里根政府的“以实力求和平”的政治理念。特朗普一直大力支持发展核武器,对核力量的积极度很高,以此来提升核威慑,维护其独一无二的霸权主义。但是美国国内的和平组织、反战人士,还有舆论界始终对此嗤之以鼻。


此外,回应俄方呼吁,向俄释放出善意,但为“甩锅”作铺垫。2019年12月,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曾专程前往华盛顿,就与美方尽早展开《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续签谈判展开交涉。拉夫罗夫当时在华盛顿公开呼吁称,莫斯科方面希望尽快就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展开谈判。如今,白宫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的上述宣布算是一个正式的回应。既以此来向俄罗斯方面释放善意,同时也为日后谈判破裂寻找借口,其潜台词是:“谈判启动了,但没谈成责任不在我们美方”。试想,如果从一开始便拒绝延长该条约的谈判,直接宣布退出条约,那么责任在谁、原因在哪儿,一目了然!美国必然会成为千夫所指。


2019年12月10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访美,并在华盛顿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会晤。图为两人在会晤后举行联合记者会。

 


那么,无论是当初的《中导条约》还是即将到期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本只是美俄两国之间的事硬要扯上中国,变成一个“三方军控谈判”,这到底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


从特朗普政府的一贯作派来看,一是企图借机限制、削弱中国的战略威慑力。在冷战思维主导的特朗普政府的官员们看来,中国未来在军力上的发展步伐比俄罗斯更具后劲、更具威胁,必须伺机有效予以制约。从此次特朗普政府处理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的手法上便可管窥一二。二是游说俄罗斯方面赞同将中国拉入其中,并将此作为启动新军控谈判的一个重要的先决条件,而一旦俄方予以赞同,便成了“美俄共同要求中方加入谈判”,则可借机离间中俄两国之间的友好关系,让中俄两国间多年形成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遭到破坏,美国可以渔翁得利。三是,如果中国政府断然拒绝参与美俄间的军控谈判,还可毫不隐讳地指责中国,并将未来谈判无果的责任全部推到中方的头上,让中方来背锅,达到进一步抹黑中国的目的。而他们打出的旗号采用最多的话语便是那些光面堂皇的所谓“维护全球安全稳定”、“建设性对话”以及“建立新型军控机制”等。


对此,尽管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在去年底访美时这样表示,对中国参与这一军控谈判“持开放的态度”,但他同时也强调,是否参与(军控谈判)由中方自己决定。对此,我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称,中方已多次重申,无意参加所谓的“中美俄三边军控谈判”,这一立场十分明确。更重要的是,拉夫罗夫还强调,俄方希望与美国展开“不设任何先决条件”的军控谈判,以便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否续签作出最后的决定。既然没有任何先决条件,那么便是美俄两家的事,与其它任何第三方无关!而我们则必须警惕的是美国鹰派们的花言巧语,因为这极能煽惑外界,又甩锅别人。


2010年4月8日,奥巴马和梅德韦杰夫在签署《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美国和俄罗斯于2010年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其主要内容是将双方部署的战略核弹头数量限制在1550枚以内。这一条约将于2021年2月到期。屈指算来,还有整整一年的时间。时间并不充裕!况且在这一年中,美国特朗普政府还需要花上大量的时间来应对即将全面铺开的大选连任角逐。他们能否将主要精力放在这一军控谈判上,是一个不小的未知数。此为其一。美国国内有学者就认为,在选举结果尘埃落地之前,特朗普政府不太可能与俄方就《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谈成任何结果,他会把重心放在谋求连任上。最重要的是,他不希望过早地暴露自己的真实意图,以免因此而遭到一部分选民们的唾弃。


中方一是需要不厌其烦地重申原则立场,即美俄(苏)之间的条约只能他们两家来协商解决,这些都是历史遗留问题,扯上第三方既不科学,也不合理,不利于全球的安全与稳定。中方在未来坚决不背这个锅!二是必须提前谋划,游说俄罗斯,希望其坚持美俄两家共商续签不动摇的立场。三是必须作最坏的准备,对美国可能拒绝续签《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进行提前布局,作好相应的应对准备,包括短期与中长期的对策。


迄今为止,华盛顿方面从未公开承诺将会延长该协议,甚至就连“有条件延长”这样的表述也没有提及过。仅仅于最近刚刚表示愿意就此展开磋商谈判,而谈判的诚意几何?底牌是什么?外界无从得知,但唯一可知的是,特朗普政府似乎并没有做好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任何准备。


此外,如上文所述,美国所谓要展开军控谈判的真实想法,其实是欲打破现有的军控体系,根本目的是为了破坏眼下的核大国战略平衡,达到美国一家独大的战略局面,这从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成立太空军,以及让美俄间《开放天空协议》名存实亡中完全可以看出。


基于上述分析,维持了十余年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之前景实在不容乐观,而一旦特朗普政府一意孤行选择退出,那么这个世界将会因为美国而变得更加不太平,不安全,对我国的安全影响绝对是显而易见的。


(作者系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江苏省东南亚研究会会长)

(来源:大国策智库周评 2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