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视点

史青:印度“不仁”,中国不能“不义”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17-05-19浏览次数:10

作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的国家,印度官方以消极的态度回避了这次中国倡议、主办的盛大外交活动。印度媒体这几天以非常复杂的心情对这次活动进行了报道。一方面,主流媒体仍以消极、对抗甚至敌对的心态对中国的倡议泼凉水,比如将这个本来性质上作为经济发展战略的倡议与主权和领土争端等其他问题挂钩,警告参与国可能要承受无法支撑的债务负担。另一方面,也有一些印度的媒体和专家学者开始反思,通过对比美日等国改变态度参会以及包括与中国有领土争端的越南等国参会,认为印度此举属于自我孤立的行为,即使对中国有不满也应该到论坛上去表达,进而对莫迪政府的消极抵制态度提出批评。 

  

对于印度的消极抵制态度,中国国内的舆论也有许多批评的声音,认为印度作为中国邻国并同为“金砖五国”不出席论坛是不给中国面子,如果印度无法分享“一带一路”的红利当属咎由自取,通俗讲就是认为你印度不来我中国还不想“带你玩儿”,并有网民结合近期斯里兰卡因顾忌印度而拒绝中国潜艇靠港的消息,批评印度对华持敌视态度。 

  

印度作为与中国陆地邻接的文明古国,中印双方有着悠久的交往历史,中华文明的发展也受到印度文明特别是佛教的影响,但双方在近代发展的历史上确有过节,尤其是双方的领土争端仍未解决,1962年的边界冲突仍在许多印度人心里打下心结,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印度的对华态度。  

  

在当前的历史起点上,特别是在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大战略的背景下如何处理与印度的关系,确实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笔者认为,中国应当继续坚持“一带一路”战略本身所蕴涵的开放包容,继续做印度的工作,同时也给印度心理和物理上的调试期。具体而言有这么几个观点: 

  

一是一个繁荣、稳定、强大的印度有利于构建多极秩序,这一点从外部环境上讲对中国发展有利。冷战时期的国际秩序是构建在美苏两个大国平衡的基础之上的,美苏对立构成了冷战时期国际关系最突出的特点。随着苏联解体,美国成为唯一的超级大国,任何一支力量都不足以对抗美国,客观上形成了单极世界秩序。在这样的世界秩序中,美国作为单独一极必然是最大的收益者,其他国家的利益很难得到优先和充分的保障,这样的单极世界秩序对中国、印度、俄罗斯和欧盟都不是好事。因此,与已经成为历史的以大国平衡(balance of power)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相对应,构建以多极力量平衡(equilibrium of power)为基础的多极国际秩序显然更有利于中国、印度等国家的发展。从这个角度讲,中国乐见一个繁荣、稳定、强大的印度,同理也适用于俄罗斯和欧盟,以形成足以与美国对冲的多极力量。  

  

二是中印边界的地理条件是中印冲突的天然屏障,但并不阻碍双方的经贸往来。1962年发生的中印边界战争并不能说明中印边境地区真的就是容易引起冲突的热点。从纯军事的角度讲,中印边境高山横亘的地理条件并不适合双方拉开了阵势打一场大规模常规战争,1962年边界战争的爆发有其特殊性,这么多年来中印边境地区偶有紧张局势但总体平稳可控也说明了这一点。所以,只要印度方面不采取挑衅性的政策,中印之间打不起来大仗,维持中印边境的和平稳定对两国都是有利的,从战略上讲双方作为发展中国家都需要有一个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同时,这一天然屏障并不妨碍双方的经贸往来,因为经贸往来并不仅仅基于双方边界的陆路通道。因此,印度方面应该打开心结,放下心里的芥蒂,让那场边界冲突尽早翻篇,而不是使之成为双方战略合作的障碍。  

  

三是中印经贸合作具有很强的互补性,有利于两国发展和繁荣。印度近年来经济发展速度很快,在IT领域世界领先,人力资源充沛,从很多方面讲,双方的贸易具有互补性,双方应当发挥这种互补优势,通过共同发展让经济的红利惠及两国人民。  

  

总之,印度方面存在的问题是把许多不构成安全问题的问题过度安全化(securitization),不能从更大的世界格局和更高的战略眼光看待两国的发展,对中国崛起存在过多的不必要的担心。如果印度打开心胸,放下心里的包袱,中印关系的战略发展合作必将造福两国人民,促进世界的繁荣和平稳定,为全世界人民带来福祉。对此,中国应当给印度多一点时间,也需要多一点耐心,在推进“一带一路”进程中抛弃印度的做法并不符合中国的利益。 (史青,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  

  

(来源:直播港澳台   2017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