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心动态

南海中心举办“特朗普任内美国对华政策评估”专题研讨会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19-03-01浏览次数:64


228,由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与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共同主办的 “特朗普任内美国对华政策评估”专题研讨会在南海中心三楼会议室举行。会议由南海中心执行主任朱锋主持,上海市美国问题研究所胡华所长致开幕词。出席研讨会的有南海中心的研究员成汉平、杨泽军、马博、常娜、李聆群、顾全,美国研究所的研究员陈佳骏、倪建平,助理研究员龙菲、王成至,中美中心David Arase教授Gaye Christopherson教授,南京大学历史学院龚洪烈副教授本次研讨会的与会嘉宾就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中美贸易摩擦、南海问题等中美关系的热点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胡华所长认为特朗普执政以来的对华政策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20171月到7月,在此期间中美关系较为稳定,标志性事件为习近平主席访美以及美国高级代表团出席一带一路峰会;第二阶段为20178月到201811月的竞争对抗阶段,美国出台了国家安全战略报告等一系列文件,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中美贸易战也在不断升级;第三阶段是201812月至今是冷静接触阶段。中美关系滑落到新冷战边缘的危险以及美国股市的连续下跌对特朗普的刺激很大,因此他主动提出在G20峰会上与习近平主席见面,提出通过会晤来解决贸易战等摩擦。  

  

Gaye Christopherson教授认为,中美关系早在特朗普上任之前就已经到达临界点,具体表现为美国对中国盗窃知识产权以及网络间谍行为的指控。她还提出比起过多的关注特朗普或是彭斯等美国领导人,中国更应该研究的是在他们背后影响美国对华政策的势力,如美国国防部和哈德孙研究所等。  

  

David Arase教授指出,中美关系受到了自2016年以来出现的自由世界秩序的逐渐瓦解以及逆全球化趋势的影响。世界由单极向多极转化的过程同样伴随着国际关系的重大变化,对此中国和美国都要花时间去适应。现阶段美国国会里以卢比奥为代表的强硬派议员主张与中国脱钩,认为中国是比俄罗斯更大的“威胁”。因此无论对于中美任何一方而言,如果做出让步就有可能会面对国内舆论做出的“投降”的指控,这也给中美之间的对话增加了不确定因素。  

  

龚洪烈副教授谈到了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的基石之一,因此出现巨大变化的可能性不大。但近来美国对台政策的变化,比如通过了《台湾旅行法》以及在国会提出但最终流产的一系列法案等。一方面是为给蔡英文“撑腰”,另一方面则反映了美国整体对台湾问题的关注在不断提升。 

  

成汉平教授指出了美国在南海进行“航行自由行动”愈发频繁,包括最近在中美谈判的关键时刻用军事行动来作为施压手段,这是典型的特朗普风格。未来,美国会加大力度拉拢南海周边的国家,行动上可能会更加的冒险与激进,甚至有“假戏真做”的可能。对于印尼、马来西亚、越南等国追随美国,参与其“航行自由行动”的可能性,我们需要加以防范并准备对策。 

  

杨泽军研究员认为,特朗普政策的本质是用商人的手法处理国际关系问题,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核心是“利”,为了争取最大利益甚至可以拿原则问题做交易。美国遏制中国崛起的意图从来没有变,变的是推行战略的手法:与之前相比,胡萝卜变少了,大棒变多了。但因为各方面都有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因此目前局势虽然紧张,但最终仍会是可控的。 

  

马博研究员认为美国总统及其内阁的领导风格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美国的外交政策。当前中美关系虽然跌到了谷底,但并不是不可逆转的。关税和贸易保护主义是否是处理贸易争端的有效手段在美国国内同样是备受质疑的,美国股市的动荡就是明证。美国的贸易战并没有能够迫使中国经济做出结构性改革,仅仅是给特朗普提供了竞选连任的政绩。未来,如何满足特朗普的“虚荣心”也许是处理中美关系的一个关键。 

  

李聆群提出中国近年来主张的新型大国关系,一方面是承认美国的地位,另一方面也要求美国对中国给予相应的尊重。但目前美国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向中国全面施压,实际上压缩的是中国做出让步的空间。如果美国还希望维持与中国的良好关系,美国同样需要做出让步。  

  

倪建平研究员表达了对中美贸易谈判的担忧。美国政坛目前极度分裂,特朗普比其他的前任,对国内局势的掌控能力很弱,因此基于在国际事务上,如朝核问题和对华政策上取得突破。但这就带来了一些风险:即使中国与特朗普达成协议,特朗普的政治对手,如众议院中的民主党,也会提出反对,否决任何可能的协议。  

  

   最后,朱锋教授在总结发言中感谢了各位专家的与会,表示了对中美关系的未来的展望,同时也指出特朗普的对外政策,尤其是在伊朗和朝鲜问题上的反复无常会给今后的中美关系带来诸多变数。会议取得了良好的预期效果。南海中心与美国问题研究所的代表均表示希望今后能在中美关系、南海局势等问题的研究上进行更多的交流合作。(王嘉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