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视点

郁志荣:中日东海安全与危机管控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18-03-09浏览次数:11

近几年,从表面看中日海上斗争似乎平静了许多,至少没有发生过像2010 年的“9.7 ”渔船事件以及2012 年的购岛国有化闹剧。总之,中日关系在不断缓和,东海维权形势日趋好转。但是,如果深入观察和具体分析,其实东海海洋维权形势发展不容乐观,不能说危机四伏但是完全可以认为不确定因素比比皆是,不得不防,不能不防。  

(一)中日关系跌入谷底   

2012  9 月,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即野田政府上演购岛国有化闹剧,刚刚回暖的中日关系急转直下,又重新跌入低谷。尽管当年正值中日邦交正常化40 周年,各地都在举行或准备举行各种庆祝活动,由于上述事件的发生,无论官方还是民间之间的交往和交流几乎都停止,两国关系进入冰河期,双边外交陷入了自1972 年以来前所未有的僵局,沟通渠道几乎都被关闭,预定的一切庆祝活动均被取消。之后,由于中日首脑不能正常接触一度出现的走廊外交、厕所外交以及邂逅外交等异常现象都发生在这个时期,都是这个原因造成的。可想而知,野田政府的错误决定对中日关系造成了多大的危害和损失,至今无法估量。双边良好的经贸势头戛然而止,2013 年中日贸易额下降幅度高达6.5% 。平时看不见摸不着的中日双方国民相互好感度也明显下降,据统计,2013 年日本对华不好感人数高达80.7% ,反之中国对日不好感度不低于90% ,就是说13 亿中国人里中有12 亿人对日本反感,这是个多么大的数据,对日本来说损失有多大简直无法估量。   

(二)中日关系开始转暖   

2014  11 7 日,在北京举行APECE 前夕,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在钓鱼台国宾馆同来访的日本国家安全保障局长谷内正太郎举行会谈,双方就处理和改善中日关系达成以下四点原则共识:一、双方确认将遵守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各项原则和精神,继续发展中日战略互惠关系。二、双方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就克服影响两国关系政治障碍达成一些共识。三、双方认识到围绕钓鱼岛等东海海域近年来出现的紧张局势存在不同主张,同意通过对话磋商防止局势恶化,建立危机管控机制,避免发生不测事态。四、双方同意利用各种多双边渠道逐步重启政治、外交和安全对话,努力构建政治互信。此次中日高官会谈,可以看作双边关系开始转暖的转折点,之后出现了不少积极的现象。   

(三)中日关系转暖表现   

1 、两国领导人频繁会面   

1  )北京APEC 会议   

2014  11 10 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应约会见来华出席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外媒关注中日领导人在APEC 会议周期间实现首次破冰会晤,称尽管会晤气氛尴尬且并未提及核心问题,但仍是改善双边关系的一个重要时刻,习安会实现中日外交突破性进展。   

2 )亚非领导人会议   

2015  4 22 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雅加达应约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中日关系交换意见。习近平指出,处理中日关系的大原则,就是要严格遵循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的精神,确保两国关系沿着正确方向发展。安倍晋三表示,我十分希望改善日中关系。日中关系发展有利于两国人民和世界和平与发展。我和日本内阁已在多个场合承诺,愿继续坚持包括“村山谈话”在内以往历届政府在历史问题上的认识。   

3  G20 杭州会议   

2016  9 5 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杭州会见来华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习近平指出,中日双方应该根据四点原则共识精神,通过对话磋商加强沟通,妥善处理东海问题,共同维护东海和平稳定。日方在南海问题上要谨言慎行,避免对中日关系改善造成干扰。安倍晋三表示,日方愿努力同中方建立互信,希望按照日中达成的有关共识精神,努力改善两国关系,并就相关问题同中方保持对话。日方希望推进同中方在金融、贸易、环保等领域合作。   

4  )汉堡APEC 会议   

2017  7 8 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约在汉堡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习近平指出, 中日互为重要近邻中日关系健康发展, 关系着两国人民福祉, 对亚洲和世界也具有重要影响. 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 周年, 明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 周年,双方应该增强责任感和使命感, 本着以史为鉴、面向未来精神, 排除干扰, 推动两国关系朝着正确方向改善发展。安倍晋三表示, 日方愿同中方加强高层交往并开展机制性交流, 深化经贸、金融、旅游等合作并探讨 一带一路 框架下合作, 通过扩大青年交流等增进国民友好感情,日本在1972 年日中联合声明中阐明的在台湾问题上立场没有变化。   

5 )越南岘港APEC    

2017  11 11 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越南岘港会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习近平强调,改善中日关系,关键在于互信。希望日方以更多实际行动和具体政策体现中日互为合作伙伴、互不构成威胁的战略共识。在历史、台湾等涉及中日关系政治基础的重大原则问题上,要始终按照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和双方已达成的共识行事。要以建设性的方式妥善管控两国存在的分歧。安倍晋三表示,日方希望同中方加强高层交往,开展互惠共赢的经贸合作,积极探讨在互联互通和“一带一路”框架内合作。深化旅游、文化、青少年等交流。日中将于2020 年和2022 年相继举办夏季奥运会、冬季奥运会,日方愿就此同中方开展交流合作。   

媒体报道,从两国首脑会晤的脸部表情、言行举止以及谈话内容上看中日关系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一次比一次有诚意,一次比一次有成效。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十年之后的本年度正在酝酿中日首脑实现互访,一月底日本河野太郎外相访华为实现两国首脑互访铺路,以及为恢复三国总理每年一度的例行性会谈打前站。毋庸置疑,这对缓和东海严峻形势,以及有效管控危机是个利好消息。   

2 、海洋事务磋商恢复   

2012  1 月,中日确定建立磋商机制,并于5 15-16 日在杭州举行首次会议。同年9 月野田政府上演“购岛”国有化之后,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机制中断。从2014 年下半年开始,恢复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会谈。   

1  2014 9 23 24 日,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第二轮会议在山东省青岛市举行。中方首席代表、外交部边海司副司长易先良与日方首席代表、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审议官下川真树太分别率团与会。   

2  2015 1 22 日,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第三轮磋商全体会议及工作组会议在日本横滨市举行。中方首席代表、外交部边海司副司长易先良与日方首席代表、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审议官下川真树太分别率团与会。    

3  2015 12 7 日第四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福建省厦门市举行。   

4  2016 9 14-15 日,第五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日本广岛举行。   

5  2016 12 7-9 日第六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海南省海口市举行。   

6  2017 6 29-30 日第七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日本福冈举行。   

7  2017 12 5-6 日,第八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上海市举行。   

会议内容从双方相互提醒和警示对方,到商量实质性的海上合作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海上搜救,海洋垃圾处理,海洋环保,建立窗口确定合作开发方向等。   

3 、中日两国东海海上合作   

1  2018 1 6 日,伊朗油船“桑吉”轮在长江口以东160 海里的东海,与香港货船“长峰水晶”轮发生碰撞事故引发火灾,日本海上保安厅派出巡视船和消防船协助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实施海上搜救警戒以及对事故船灭火,演绎了一场真实版的中日海上搜救合作的“活报剧”。   

2  2016 8 11 日清晨5 时许,在钓鱼岛西北约65 公里处的公海上,一艘希腊籍大型货船“ANANGEL COURAGE ”(排水量106727 吨)与中国渔船“闽晋渔05891 ”相撞,渔船很快沉没。日本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船救起渔船的6 名船员,并对失踪的8 人进行搜救。外务省通过外交途径向中国政府通报了上述救助消息,中方表示感谢。   

3  2016 9 14 15 日,在日本广岛举行第五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会上,作为成果之一的第六项明确表述,双方同意尽早建立中日 海洋垃圾合作专家对话平台,并于2017 年实施中日 海洋垃圾联合调查。    

4 、安倍参加活动春节致辞   

1  )参加庆祝活动:2017 9 28 日日本首相安倍出席在中国驻日大使馆举办的庆祝国庆节以及中日邦交正常化45 周年的活动。据日本《朝日新闻》28 日报道,这是安倍执政以来首次出席这样的活动,也是日本的首相时隔15 年出席该活动。除了安倍首相之外,还有外相河野太郎也将一同出席并发表讲话   

2  )春节致辞:2018 2 16 日,在中国农历狗年新年到来之际,日本驻华大使馆微博刊登首相安倍晋三的春节致辞。在致辞中,安倍向活跃在日本各界的华人华侨朋友致以2018 年春节祝福。   

(二)中日关系潜在危机   

1 、冲突风险   

1 )领海警备与常态化巡航   

日本从上个世纪70 年代初对钓鱼岛海域实施领海警备,每天至少有两艘武装的海上保安厅巡视船出现在该海域。2012 9 月针对野田政府的购岛国有化闹剧,中方采取常态化巡航加以反制,中日武装公务船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形成对峙局面已经有5 年之久。每当中国公务船进入钓鱼岛领海之后,日本巡视船进行阻拦,双方公务船海上对峙极易发生对抗酿成大规模冲突。何况,日方又成立了“尖阁”专门部队加强领海警备力度,今年3 月又要成立水路机动团准备夺岛,海上自卫队正在建造两艘专门针对岛争的护卫舰,海上自卫队也在加大介入岛争的力度。中日岛争海上冲突风险在上升,避免双方武装力量由海上对峙,变成对抗,最终发生大规模武装冲突刻不容缓。   

2 )双方军舰海上对峙   

2013  2 5 日晚,日本防卫省在晚间紧急召开的记者会上用“特别异常的事例”来形容两起1 月发生的事件,认为当时稍有失误就可能出现非常危险的局面。1 19 17 时许,日本海上自卫队“大波”号驱逐舰舰载直升机遭到中国海军054 型护卫舰526 “温州”舰火控雷达瞄准的警告。1 30 10 时,日本海上自卫队“夕立”号驱逐舰在东海遭中国海军053H3 江卫II 型护卫舰522 “连云港”号火控雷达瞄准,当时两舰相距3 公里。2018 1 11 12 日,在赤尾屿附近海域日舰“大淀”、“大波”与中国军舰“益阳”号和一艘潜艇相遇,实施跟踪监视和反跟踪监视。   

3 )中日军机异常接近   

日本防卫省发布消息称,2014 6 11 11 时至12 时左右在东海的公海上空,日本航空自卫队YS-11EB 电子侦察机和海上自卫队OP-3C 图像信息采集机被中国军队的两架苏-27 战斗机异常接近。这是中国军机继5 24 日以来第二次异常接近自卫队飞机。苏-27 战斗机接近YS-11EB 飞机距离约为30 米,接近OP-3C 飞机的距离约为45 米,空域位于日本防空识别区和中国防空识别区的重叠部分。   

2014  8 7 日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上校表示,多批日本航空自卫队飞机6 日进入中国东海防空识别区展开长时间侦察活动,日本F-15 战斗机先后两次企图抵近中国警巡飞机,中国空军采取了合理、正当、克制的措施,应对了空中威胁。   

2016  6 17 日,中国军队两架苏-30 战斗机在东海防空识别区例行性巡航。日两架F-15 战机高速逼近挑衅,甚至开启火控雷达对我照射。中国军机果断应对,采取战术机动等措施,日机投放红外干扰弹后逃逸。事发后日本方面大肆渲染称,“中国军机开始配合海上的动作”,采取“极具挑衅性的行为”。基于这个原因,日本战机才采取自我防御装置,发射干扰的热焰弹。   

2016  12 10 日晚,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对记者表示,12 10 日上午,中国空军飞机经宫古海峡空域赴西太平洋进行例行性远海训练,日本自卫队出动1 2 F-15 战斗机对中方飞机实施近距离干扰并发射干扰弹,危害中方飞机和人员安全。杨宇军也介绍,中方飞行员迅即采取必要应对措施,并继续开展相关训练。宫古海峡是公认的国际航道,中国空军此次远海训练是年度计划内的例行性安排,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和目标,符合相关国际法和国际实践。   

2 、强化防卫   

日本根据2014 -2018 年《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即“中期防”,对外公开了自卫队在冲绳本岛及其西南诸岛加强兵力的整体框架。   

在石垣岛上部署陆上自卫队部队,主要包括快速反应的警备部队、地对空导弹部队以及岸对舰导弹部队,总人数约500 人。   

在宫古岛上部署700 -800 人的陆上自卫队部队,其中包括警卫部队、地对空导弹和岸对舰导弹部队。   

在奄美大岛上部署约550 人的陆上自卫队部队,兵种组成与宫古岛雷同。   

在与那国岛上(位于冲绳县与那国町)部署日本陆上自卫队沿岸监视部队。2016 3 28 日,作为 “强化西南诸岛防卫”的先头部队,将有约150 名自卫队员常驻与那国岛,配备可移动式雷达监视系统。   

2018 年度末,在宫古岛和奄美大岛部署负责应对初期战事的警备部队和地对空、岸对舰导弹,2019 年度以后,在石垣岛上也要部署警备部队和地对空和岸对舰两种导弹。   

3 、其它举措   

1 )加强美日同盟   

日本政府经常要求美国首脑或高官表态“安保条约适用钓鱼岛”,去年11 月到访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保持沉默,令安倍首相十分沮丧;此外,以中方占领钓鱼岛为假想背景,每年组织在美国加利福尼亚举行日美联合夺岛演练以及双方退休高官和军官针对中方夺岛进行反制的桌面推演。   

2 )日本新安保法生效   

由《自卫队法 》、《武力攻击事态法》、《周边事态法》、《联合国维和行动(PKO )合作法》等10 部法律修正案 组成的《和平安全法制完善法案》,以及为他国军队提供后方支援的《国际和平支援法案 》构成的《安全保障相关法案》即新安保法于2016 3 29 日起正式实施,意味着 日本战后安保政策出现重大转变,向“可战国”迈出重要一步,  和平宪法名存实亡。    

3 )频繁进行舆论宣传   

2018  1 25 日,日本政府在东京千代田区的市政会馆内开设的“领土和主权展示馆”举行开馆仪式,并于当日下午1 点正式开馆。该馆主要展示钓鱼岛和独岛( 日本称:竹岛) 为“日本固有领土”等内容,以促使外界理解和认同。   

4 )签订台日渔业协定   

2013  4 10 日,台湾和日本双方以民间交流协会的名义签订了“台日渔业协议”。此次“协议”是2012 年日本所谓“购岛”事件引发钓鱼岛 危机后,面对两岸联合保钓的局面,日方主动向台湾提出举行新一轮渔业会谈,并快速签约。双方协议,在北纬27 度以南及日本先岛诸岛以北之间海域,划设大范围“协议适用海域”,台方渔船作业范围扩大约1400 平方海里。    

5 )教科书写入固有领土   

2014  2 5 日,时任日本文部大臣下村博文明确表示,不仅在中学教科书中,在小学的教科书里也要将钓鱼岛和“竹岛”( 日韩争议岛屿,韩国称“独岛”) 作为日本的“固有领土”写入其中。   

2018  02 14 日下午,日本文部科学省在政府网络服务平台“电子政府综合窗口”公开了高中学习指导要领修订案,再次主张钓鱼岛、独岛等争议领土主权。根据修订案,日本高中历史综合、地理综合以及公共课目中,要求校方向学生灌输“竹岛”( 韩国称“独岛”) 和“尖阁列岛”( 即我钓鱼岛) 为日本“固有领土”的内容。报道指出,2009 年改版后的日本高中学习指导要领中规定各学校实施领土教育,但并未明确提及独岛和钓鱼岛。   

三、危机管控对策建议    

1 、中日岛争是美国阴谋不能再上当受骗   

中日岛争要用和平方式解决,谈判是唯一的出路。日方一定要接受教训,千万不要再头脑发热,不能重蹈覆辙再发生像2010 年的“9.7 ”渔船事件,以及2012 年的购岛国有化事件,破坏中日关系大局的事件。日方挑起事端,中方采取反制措施,双方为领土主权争端闹得不可开交,两国关系跌入低谷。挑起中日岛争这本来就是美国40 多年前设下的圈套,千万不能在上当,否则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2 、中日必须保持渠道畅通及时交流沟通   

日本民主党执政期间,围绕钓鱼岛领土主权争端发生了2010 年“9.7 ”渔船事件以及2012 9 月上演购岛国有化闹剧,致使中日关系几乎破裂,造成双方政治上、经济上的巨大损失,简直无法弥补。日方必须接受深刻的教训,慎重处理中日关系问题,防止民主党执政时期的错误重犯。   

3 、加快中日海上合作步伐先易后难循序渐进   

21 世纪是亚洲世纪,意味着亚洲地区遇到难得的创新发展的机遇。中日两国是近邻,地理接近、文化相近,互补性很强。中日都要向前看,共同携手参加“一带一路”的研究和推进中去,以达合作共赢之目的。   

    

(作者是浙江海洋大学教授、宁波大学东海研究院研究员、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中国太平洋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海洋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