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舆情监测与传播管理平台

[网络]周雷:吴登盛前首席政治顾问论“缅甸新政”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16-08-29浏览次数:10

缅甸大地震的前一天,笔者在仰光约访缅甸巩发党吴登盛首席政治顾问吴哥哥莱(U Ko Ko Hlaing),他刚从中国回来,与四川大学讨论合作事宜,巧合的是:他去中国的时候在仰光-昆明的航段,他与正前往中国访问的昂山素季国务资政同机。

吴哥哥莱称自己是独立知识分子,而非党派政见者,他现在不是任何政府部门职员,他创立了一个缅甸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中心,专注于商业管理、战略咨询、企业家精神等方面的研究,他同时也密切关注缅甸在昂山素季政府上台之后的各种新政变化和面临挑战。

在谈话中,他表现出明显的国际政治研究思路和习惯,战略思维和策略落地的交叉叙述成为他分析缅甸、中国、泰国、孟加拉政治的基本框架,这些都带有明显的咨询顾问的职业特征。

昂山素季的“新政”其实“乏新可陈”

吴哥哥莱首先强调自己服务吴登盛政府期间,就已经开启了真正的缅甸新政序章,无论是政治动员方式,还是政治治理的日程,都显现出新的气象,成为缅甸政治体制化改革的先驱。

“也就是说,当民盟还没有注册成为合法的政党之前,包括启动民族和解的议程在内的诸多政治改革都在进行当中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昂山素季政府的许多梦想如果没有这些铺垫是不可能发生的。”吴哥哥莱说。

他认为在缅甸政治变革的过程中,媒体起到塑造政治形象的关键作用,“昂山素季是一个政治明星,她拥有各种不同媒体——尤其是国外欧美媒体的良好人缘,媒体经常把她竞争对手弱化或丑化,这不是一种传播误操作,而是刻意所为。”

缅甸实际上是没有民主基础的,在这种情况下的许多“民主变革”缺乏基本的政治基础,甚至可以说,许多民众没有健康的民主态度,他们通常是反对任何政府的项目,很难公允评论。缅甸的未来不仅需要真正的民主训练,而且需要实干家,能够带来各种微小改变的企业家和实务演练者。

昂山素季政府:疑云密布四面“楚歌”

吴哥哥莱认为昂山素季是具有高度政治灵巧度的聪明政治家,她非常擅于躲避和规避政治雷区,就以她的中国行程为例,她已经获得很多,并马上将启动21世纪彬龙会议——这一会议如果没有中国的支持,缅北的和平很难实现。

但是必须承认,昂山素季某种程度上已经是“孤家寡人”,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民盟成员,她一方面不断集中权力,另一方面在接受来自各方、内外的各种压力。

昂山素季的治下,面临着种种考验:缅甸国内生产总值的8%可以用来征税,与此同时各种自然灾害频发,其中包括旱灾、水灾、淡水缺乏等;缅甸的基础设施相当差,这需要海量的投入,尤其是港口、公路、铁路和电力供应;缅甸还面临着恐怖主义的威胁,缅甸周边不断有各种恐怖势力的发酵和抬头,其中还夹杂着各种军事斗争和分离主义势力。

在他看来,缅甸在现有政治格局之下应该继续中立主义路线,奉行不结盟主义,甚至重新践履老一辈政治家共同开启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公允而论,中国在缅甸的投资和政治存在,之所以屡屡遭到国际舆论的挑战,其中客观上有“西方无形之手”的作用。

再论密松:中缅未来超级工程的替代品是什么?

吴哥哥莱坦率承认,密松水电站已经成为一个政治标志,而非经济项目,尽管电力是缅甸经济腾飞的瓶颈,但谁在任何实质意义上激活它都意味着“政治自杀”,那么问题接踵而来,缅甸为了平复这一项目对中国的挫折和打击,可能会用新的超级工程来替代。

在访谈另一名缅甸经济和政治观察家——浪潮杂志(The Wave)主编吴觉温(U Kyaw Win)时,他提到很可能缅甸与中国会联合发起皎漂到昆明的铁路建设计划,为中国增加一个实际意义的西部出海口——以此来部分象征“补偿”中国在密松项目上遭受的客观损失。

对于此项目,吴哥哥莱认为,建设昆明到若开邦的铁路仍然有生态风险,他的建议是通过瑞丽-腊戌-曼德勒-皎漂/仰光的陆海联运来激活缅甸内部以及中缅经济互动的神经中枢,在现有通道基础上升级比重新开辟通道要更生态,也可以避免更多政治风险。

环境保护已经被新政府确立为执政原则的核心旨要,在这方面全球媒体都在聚焦,未来的能源建设、通道建设、资源开发都要有环保的考虑,并进行现实可行的电力供应设计。

昆明到皎漂的铁路还没有修,已经有媒体讨论,这个通道一旦开启,会把缅甸“分裂为两个国家”,“窄窄的一条铁路,竟然可以被理解为分裂国家的走廊,有时候面对媒体的报道和批评,你会很无奈。”他说。

“缅甸不可能依靠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因为太过昂贵,核电基本上是被否决的;那么传统的火电和水电,通过合理控制规模和因地制宜发展,可能是缅甸解决自身经济发展和民生需要的根本;中缅油气管道所提供的油气仍然是现有中缅经济互动的现实选择和国情选择之一。”吴哥哥莱说。

    (来源:《共识网》  2016年8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