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视点

朱锋:“新型美朝关系”:是忽悠还是动真格?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18-06-14浏览次数:10

6 12 日在新加坡举行的美国和朝鲜之间的首次首脑会谈,在万众瞩目之中结束了。差两天满72 岁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和34 岁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之间的会晤,不能不说充满了戏剧性。 

从上午9 点两人表情严肃地开始第一次握手,到共同在卡佩拉饭店的室外林荫中漫步;从双方共进午餐时两个团队的集体亮相,到下午2 点之后开始签署美朝联合声明,短短5 个半小时的对话和沟通,却跨越了从1950 年朝鲜战争爆发到今天几乎整整68 年的艰难历程。 

在签署完联合声明之后,特朗普在联合记者见面会上向金正恩竖起了大拇指;告别时他们笑容满面、多次握手——两人的表情和肢体语言都在表明,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峰会。 

然而,事实真的如此吗? 

   

美朝联合声明:实质进展在哪儿  

   

从双方签署的声明内容以及随后举行的记者招待会的情况来看,此次美朝峰会所取得的成果,“形式”要大于“内容”,两国领导人各自“面子”上的满足要多于“里子”上的收获。 

首先,声明里重申了4 27 日签署的板门店宣言,朝鲜致力于实现不可动摇的“全面无核化”。但此次首脑会谈并没有就朝鲜究竟如何无核化提出具体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4 27 日朝韩首次“文金会”到5 26 日第二次“文金会”;从3 31 日美国侯任国务卿蓬佩奥的平壤之行到6 1 日朝鲜劳动党副委员长金英哲访问华盛顿;从6 4 日开始双方在板门店举行的6 次高级别磋商,再到6 11 日双方主要随从在新加坡进行最后的讨论……这么来看,6 12 日的美朝联合声明所包含的内容太“稀松”了。 

其次,声明中有诸多语义含糊的地方,陈述原则远远大于具体行动上的共识。美朝未来究竟如何合作?下一步美朝关系突破点究竟在哪里?美朝联合声明中仍然有诸多不确定因素。 

例如,声明强调美朝要共同打造基于“两国人民对和平与繁荣的愿望”的“新型美朝关系”,致力于建设和打造朝鲜半岛和平机制。这些“原则性”很强、但语义不详的陈述,究竟能够带来什么样的突破? 

读完声明,只能让人一脸茫然。 

此外,和平机制究竟是无核化行动的前提还是结果,或者和平机制是无核化启动的基本条件,还是无核化本身就应该是和平机制的一部分,声明也并没有交代清楚。 

第三,特朗普在记者招待会上陈述某些观点时,语气的兴奋程度和对特金会成绩的夸耀,远远超过了向媒体和世界阐述首次特金会取得的具体成果的部分。 

特朗普强调将停止美韩军演、削减驻韩美军人数,和“并不是现在”但终究要让美国大兵回家的说法,明显和五角大楼高层官员近期一贯的政策陈述相背离。这究竟是特朗普在新加坡的“即兴之作”,还是美国真的准备改弦更张、接受以往始终不同意的“双暂停”作为朝鲜半岛和平和互信建设的条件?疑问依然十分明显。 

6 2 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安全峰会上表示,驻韩美军问题不会成为和朝鲜对话的“问题”,强调美韩同盟在朝鲜半岛的安全责任。结果,特朗普10 天之后就在新加坡把马蒂斯依然余音在耳的表态给“废”了。 

   

美朝新型关系:究竟能新在哪儿  

   

当然,从1950 年以来,美朝两国在经历了68 年高度的军事对立和敌意之后,两国举行首次首脑会晤本身就是一种历史性的突破。 

联合声明的内容也确实包括一些改善美朝关系的内容,例如寻找和归还依然还在朝鲜的美国士兵的遗骸,重申《板门店宣言》中所规定的“全面弃核”原则,强调双方要在首脑会晤之后继续采取“坚定和迅速”的沟通和磋商行动。但说到底,这些内容只是“姿态”和“意愿”的宣示,而并非具体的行动和方案。 

新加坡特金会的最大疑问,是美朝做了这么高密度的准备,展开了一连串让步,但在最为重要的无核化问题上没有具体的行动。似乎特朗普愿意将美朝关系正常化置于无核化之前,这显然是美国政府在朝鲜问题处置模式上的重大变化。难道这是朝鲜无核化问题上白宫正在全力打造的“特朗普模式”吗? 

美朝联合声明究竟意味着美国在朝鲜问题的处置手段上出现了重大调整,还是特朗普从朝鲜的表态上感受到了朝鲜弃核的高度诚意? 

对这一问题的回答恐怕是主导特朗普政府接受这样一个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很“脆弱”的声明的根本原因。特朗普本人也曾说过,解决朝核问题是一个“过程”。6 12 日新加坡特金会,或许是这个过程的新开始。 

美朝“新型关系”倒是一个饶有趣味的概念。如果华盛顿和平壤真正借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所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的基本内容,在化解敌意、培植互信、推动半岛无核与永久和平中贯彻“相互尊重、合作共赢”的指导方针,无疑会是半岛核问题解决进程中的大幸。 

只是,美朝这两个国家的价值观、制度、国内政治结构完全不同,再加上东亚复杂的地缘政治,美朝“新型大国关系”究竟能“新”在哪里? 

如果美朝“新型关系”强调的是两国新的地缘战略上的紧密性,以有别于美韩已有的同盟关系,或许,这又将开启东亚地缘战略博弈新的“罗生门”。 

更进一步地来说,特朗普作为一个“商人总统”接受了美朝“新型关系”的概念,美国国内政治和主流民意会接受吗? 

美朝关系注定将继续牵动全球视野。 

(作者朱锋为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 

(来源:百万庄通讯社  2018 6 13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