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视点

郁志荣:日本启动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特点分析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18-06-06浏览次数:153

5  15  日日媒报道,日本政府当日在内阁会议上敲定了2018  年—2023  年的《海洋基本计划》。新版《海洋基本计划》将日本海洋政策的重点领域从以往的摸清家底、资源开发调查转向领域警备、离岛防御等安全保障领域。   

 

2008  年开始至今十年时间内,日本共出台三次《海洋基本计划》,前两次都是以基础性的调查科研为主,积累资料,建立档案,为全面推行海洋综合管理夯实基础。  

     

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开始转向实质性的海洋行政管理,重点向以领海警备和离岛防御为主的海洋权益维护倾斜。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实施之所以重点偏向海洋维权,原因是外国公务船“入侵日本领海”活动加剧、外国渔船“违法作业”等案例激增,表明日本周边的海洋环境已发生了巨大变化。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提出以海洋维权为重点进行海洋管理,其实就是要在包括“西南诸岛”在内的岛屿部署自卫队,加强海上保安厅对钓鱼岛周边所谓“日本领海”的警备体系。为确保海上交通要道的安全,日本将向东南亚沿海国家提供海上警备执法用的相关装备技术以及为他们培训海洋执法骨干,以此拉近与这些国家的关系。明眼人一看便知日本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重点内容主要针对中国的频繁海洋活动,甚至还会干涉中国在南海的海洋权益维护。  

     

日本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第二个重点是要加强海洋监视体制机制,通过加强和发挥自卫队与海上保安厅舰船、飞机、雷达等现有装备及技术优势,以及充分利用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的卫星,并与美军共享信息,加强对广大管辖海域的监视和监控力度,特别是对不法可疑船只的监视和监控。此外,日本还将构建日本自卫队与海上保安厅海洋信息的统一管理体系,以军警联手提高相关海洋信息收集效能及其运用效率。  

     

对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方针的确定,作为综合海洋政策本部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十分重视,他在内阁会上表示,在日本所处的海洋形势日益严峻之际,政府团结一心坚决维护日本领海及其海洋权益的同时,必须维持和发展开放稳定的海洋形势。  

     

日本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其实从去年就开始筹划了,在2017  7  17  日“海之日”当天,各大主流媒体就透露关于力争2018  4  月在日本内阁会议上决定的新一期海洋基本计划制定工作,安倍表示考虑强化进一步致力于维护领海主权,应对海洋灾害和保护离岛等课题的内容。  

     

日本海洋政策担当相松本纯在开幕式上致辞时,就国境离岛比作是管理日本“广大海洋的据点”,指出保护离岛的重要性。当时报道的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的海洋管理重点工作有三个方面:一是进一步加大领海警备力度。二是有效应对海洋防灾减灾。三是着力对远离本土的海岛保护。在未来五年里日本将对于海岛保护要下大力气,尤其是远离本土的有人国境海岛保护和建设乃是重中之重。  

     

从松本纯就国境离岛称作日本海洋管理的根据地,日本对保护离岛的认识以及政府对保护离岛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换言之,日本在未来五年海洋基本计划实施期间,致力于2017  4  1  日生效的《有人国境离岛区域保全以及特定有人国境离岛区域社会维护特别处置法》的贯彻落实。主要是国家对远离本土的国境离岛实施优惠政策,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增加就业岗位、吸引和鼓励年轻人居住国境离岛,以增加常住人口。  

     

日本媒体今年3  月底对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也做了进一步报道,海洋基本计划作为日本政府海洋政策指南,第三期期限为2018  年春季至2023  年春季。新的海洋基本计划一改过去的工作重点放在基础性领域,提出了关于加强安全保障措施,增加了强化岛屿防御能力、监视弹道导弹等动向并与其他国家共享的“海洋监视”信息等新领域。海洋基本计划列举了日本政府全力推行的海洋政策,综合海洋政策本部负责制定和调整,内阁会议通过新方案后,将其内容反映到2018  年年底修订的《防卫计划大纲》当中等信息。计划中所提及,日本周边海域所处的形势日益严峻,海洋权益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重大威胁和风险,就是指中国公务船进入钓鱼岛12  海里常态化巡航执法以及中国军舰飞机活动范围扩大等。  

     

本期计划另一个最大的特点是要扩大监视范围,除了充分利用日本自卫队和海上保安厅船舶与飞机力所能及的监视范围之外,新计划提出了投入宇宙航空研究开发机构的先进光学卫星和先进雷达卫星,以便最大限度地监视东海和日本海,甚至还企图涉足南海。当然,监视和海上信息收集离不开与拥有大量太空卫星的美军合作,与其情报共享。  

     

日本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还强调,基于《防卫计划大纲》切实完善自卫队的防卫力量。通过部署部队等措施“强化岛屿的防卫态势”。增强海上保安厅的巡视船和飞机数量,对中国公务船多次进入钓鱼岛及其周边海域巡航的警备体制增加启动“应急机制”。为严密监视和掌控被认为是朝鲜漂流船的动向,日本将在沿海地区增加治安维持人员。日本媒体还披露,如果日本将海洋监视的范围扩大到南海相关海域,日本自卫队和海上保安厅的负担将会加大,内部人士透露“涉及微妙的问题是二者尚未建立情报共享机制”,要建立军警情报共享系统的工作是并非一蹉而就的易事,也可能进展不会太顺利。  

     

第三次海洋基本计划有如下特点  

     

推迟出台时间  

     

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推出比往年至少推迟了半个月,第二期海洋基本计划3  月份到期,第三期计划应该在同一时期转换,最迟在4  月份内阁会议拍板。原因可能与安倍晋三首相加计学园丑闻再起风波有关,加计学园丑闻涉案人员被在野党以及媒体等社会力量揪住不放,执政党在国会答辩时狼狈不堪,闹得沸沸扬扬,焦头烂额。作为海洋综合本部长的安倍晋三首相整天忙于应付答辩,没有时间和心思审核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推迟审议和公布与此不无关系。  

     

内容拓宽  

     

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要达到的目标内容有所拓宽,以往每期五年计划一般是突出一个重点。第一期主要精力集中摸清家底,即查明日本管辖海域的范围,重点放在提高准确度和精确度上。第二期是查明辖区内的资源种类及其储量,为大规模海洋开发利用做准备。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竟然提出有三个重点内容,即加强大范围监视能力,加强领海警备和岛屿防御为主的海洋维权以及加大海洋防灾减灾力度。看起来,此次海洋基本计划目标比较分散,并不太聚焦。  

     

作用不同  

     

2008  年至今10  年时间里,日本共计出台三期海洋基本计划,相比之下过去二期海洋基本计划实施内容是静态的,此次第三期是动态的;上二期海洋基本计划实施内容是基础性的,此次是有针对性的;上二期以科研调查为主,此次是偏重行政行为。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计划,日本要加大对海洋的监视范围,自卫队与海上保安厅联手,与美军建立共享机制,甚至触角还要伸向南海。必须引起我们的严重注意以及提出其实可行的应对策略。  

     

对策建议  

     

防止日方在岛争上耍花样须专门应对  

     

2014  年中日高官会谈达成四点共识,被认为是两国关系转暖的契机。首脑频繁会面,高官互访,高级别海洋事务磋商,海上搜救合作等等。但是,水面下依然暗流涌动,特别是日方对中日岛争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动作。安倍第二次上台施放三招——签订台日渔业协定、成立尖阁专门部队以及组建水陆机动团,招招中的。年初,日本又设立所谓领土主权展示馆,宣传钓鱼岛是其固有领土。此次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重点之一就是领海警备,主要针对我国钓鱼岛海域的常态化巡航执法,目前日方完全有能力和实力阻止或终止我例行性巡航,日方在开展舆论战、外交战以及法律战的同时,也已经充分准备了实力战。我方需专门研究,以万全之策应对。  

     

防止日方触角伸向南海须防范于未然  

     

日本第三期海洋基本计划的又一个重点是军警联手,美日联合,利用飞机、舰船以及太空卫星,以加大对海洋特别是管辖海域的大范围监视力度。计划还透露日本很可能将触角伸向南海,必将严重影响和干扰我国南海的海洋权益维护。日本很可能在未来五年中,利用获取海洋信息的优势,为与中国有海洋争端的菲律宾和越南提供帮助,挑起当事国之间的矛盾;跟随美国对中国南海海洋事务说三道四,批评中国不接受最终裁决结果和南海岛礁军事化;类似去年出动出云号准航母对南海实施航行自由,加入美对华军事威慑行列。为此,我方须提高警惕,未雨绸缪,防范于未然。  

 

防止日方对华阳奉阴违须采取有效措施  

     

日本对华态度总是阳奉阴违,说一套做一套是一贯伎俩,借刀杀人司空见惯。日本给英国作家金钱附加条件是要他故意批评和谴责中国,给菲律宾和越南二手飞机和巡视船挑唆其与中国对着干。此次第三期计划,明目张胆要与中国过不去,矛头直接指向中国,加强钓鱼岛海域领海警备、强化所谓国境离岛防御其中就包括钓鱼岛、触角伸向南海干扰我维护海洋权益等。对此,我们也要以两手对两手,两手都要硬。一要揭露日方的阴谋诡计。二要针锋相对与其进行有理有利有力的斗争。三要提前有所准备,积极主动出击,击其要害,必须树立不斗则已,斗则必胜的信心。(作者:郁志荣,察哈尔学会高级研究员、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浙江海洋大学教授)   

     

(来源:察哈尔学会  2018   6  5  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