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视点

朱锋教授接受《南风窗》采访,评论美朝首脑约定会面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18-06-04浏览次数:10

中方积极评价半岛局势最新变化 

5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同韩国总统文在寅通电话时指出,不久前,总统先生同金正恩委员长举行了历史性会晤,在改善南北关系、缓解朝鲜半岛紧张局势、推动实现朝鲜半岛持久和平方面取得重要成果,中方对韩朝双方为此所作积极努力予以高度评价。国际社会和有关各方对此应该多支持、多鼓励。中方愿同包括韩朝双方在内的国际社会一道,为全面推进朝鲜半岛问题政治解决进程、最终实现本地区持久和平发挥应有的积极作用。 

此前,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在平壤表示,中方祝贺半岛北南双方领导人成功会晤并取得重要成果。中方全力支持朝方走出一条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全力支持朝方集中力量进行经济建设,全力支持朝方致力于半岛无核化目标,全力支持解决朝方正当合理安全关切。我们希望朝美对话顺利举行并取得实质进展。 

  

美国当地时间418日,特朗普一大早发推特证实:他提名的国务卿人选蓬佩奥“上周”已实现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会晤,并称“美朝峰会的细节正在筹备中”。这距离38日传出特朗普将在今年5月与金正恩会面的消息,刚好过了40天。 

显然,特朗普意图抢在427日金正恩与韩国总统文在寅的历史性半岛北南峰会之前,直接向金正恩确认无核化的意志。那么,如果金正恩与特朗普真的见面了,东北亚局势会发生哪些变化?中国又该怎么应对? 

为此,《南风窗》专访了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中国南海协同创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朱锋教授。 

  

朝鲜为何示弱  

南风窗:过去两年里,朝鲜进行了30多次导弹试验、两次核试验,拥核的决心似乎一直很坚定。然而,金正恩在与韩国总统会晤后签署的《板门店宣言》中,明确承诺了“半岛无核化”的目标。是什么让朝鲜做出这种转变? 

朱锋:从今年11日金正恩提出朝鲜要参加平昌冬奥会,到29日金正恩胞妹金与正出席冬奥会开幕式,再到427日朝韩首脑历史上第三次会晤,可以看出朝鲜半岛局势从去年高度的军事紧张走向今天的“朝韩一家”。这一变化的根本原因,是朝鲜国内的经济在国际社会多方制裁下已经难以为继。 

过去两年里,安理会通过了6个对朝制裁协议,这些制裁和美、日、韩等国单方面的对朝制裁结合在一起,构成了美国所说的“极限施压”。20多个国家宣布断绝与朝外交联系或终止贸易往来,27个国家驱逐朝鲜外交官或关闭使领馆,朝鲜面临的国内外压力是前所未有的。同时,从1994年《美朝日内瓦框架协议》签署以来,美国不排除采取军事手段解决朝核问题的意志也是空前强烈的。这给了平壤以触动。 

特朗普政府强硬而灵活的对朝政策,国际社会的紧密合作,尤其是包括中国在内在要求朝鲜弃核方面所展示的空前坚定的决心,使得金正恩意识到,在资金来源几乎被完全切断的情况下,一味强硬、企图通过拥核事实来胁迫国际社会接受朝鲜有核现状的想法已经撑不下去了。 

南风窗:朝鲜420日宣布暂停核试验和洲际导弹发射试验,并承诺废弃朝鲜北部一处核试验场,还有报道称朝鲜已经开始拆除丰溪里核试验场隧道中的电缆。朝鲜真的愿意全面弃核么? 

朱锋:核武器对金正恩太重要了,朝鲜政权非常担心自己会变成第二个伊拉克、第二个利比亚—弃核并不能排除遭受军事打击的可能性。另一方面,拥核也是朝鲜唯一弥补韩朝力量极度失衡的筹码。这是很长时间内,朝鲜问题的观察家都不认为朝鲜会放弃核武器的原因。 

冷战结束后,朝鲜经常交替使用“外交妥协”和“核导对抗”这两张牌,每次“外交牌”打一段时间,朝鲜就会转而寻求新的对抗性的强硬政策。从1994年到今天,这种在核问题上的反反复复,多次出现。这也是金正恩政府这次抛出橄榄枝、重弹弃核承诺,很多观察家将信将疑的根本原因。他们的疑虑是,朝鲜是否表面上接受朝韩、朝美首脑会谈,骨子里还是想老调重弹,通过示弱获得喘息的空间。 

南风窗:朝韩《板门店宣言》里有很多承诺,但未来如何实现这些承诺,还充满着不确定性。您是如何看待的? 

朱锋:韩朝关系最新的积极态势,一方面得益于韩国文在寅政府“接触和怀柔”朝鲜的决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金正恩政府采取了及时和大幅度的政策调整。平壤对韩政策的基调,已经从“民族和解”转向了“民族融合”和“民族统一”。这说明金正恩这位年轻的80后,确实有“过人之处”。 

我期待朝鲜的示好举动,不是简单地说点什么,而是转化为实际行动。如此,朝鲜半岛将会进入新的和平、繁荣与稳定的格局,那将对整个东亚地区的安全局势带来积极影响。 

  

谨慎看待“金特会”  

南风窗:刚刚就职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美国希望半岛无核化是永久的、可核查的且不可逆转的,且希望朝鲜无拖延“立即拆除”核武设施。倘若朝鲜全面弃核的可能性不大,或拖的时间很长,特朗普为什么同意与金正恩见面? 

朱锋:当初特朗普同意与金正恩见面的消息传出来,美国社会也很惊讶。原因有两点,一是前面说过的,朝鲜不确定性太大;二是特朗普一向强硬、蛮横的对朝态度,突然间发生了巨大反转,从扬言发动战争到同意尽快展开对话,对比反差实在太大了。 

特朗普在短时间内做出这个决定,有多重因素。首先是他的个性,特朗普是一个冲动型的人,而且有极度的自信,他做出这样的决定,说明他相信能通过首脑会晤打动和说服金正恩。 

其实,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政策从一开始就包含了对话的意愿,只是朝鲜用“超强硬”对抗“强硬”,使得朝美外交接触的路被堵死了。现在金正恩示软,对特朗普来说正是一个好机会。要知道,首脑会谈不是两个人见一面、拍个照这么简单,在会谈之前,低级别官员会进行大量的磋商和沟通,美国可以借此了解朝鲜的真实意图:金正恩是否真的愿意弃核,究竟以什么方式弃核。 

随着朝美首脑会晤临近,特朗普热情高涨。美国民众认为,如果特朗普能够通过首脑会晤说服朝鲜弃核,他一定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特朗普本人也非常在意美国和世界媒体对他的评价,如果会谈真的有成果,特朗普肯定“美了去了”。 

另一方面,美国政府机构的主要官员却频频发话,要求朝鲜必须全面、不可逆、可核查地彻底弃核。美国新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甚至公开要求朝鲜参照“利比亚模式”,完全、公开和一次性地放弃核武器。尽管特朗普愿意和金正恩尽快会晤,但可以肯定,美国绝不会降低会谈的门槛,不会将美朝首脑会谈看作双方摆Pose的场合。在朝鲜没有实质性的弃核举动前,美国不会轻易满足朝鲜的要求,更不会取消对朝鲜的制裁。 

南风窗:特朗普在427日的推文中表示“朝鲜半岛战争即将结束”。您怎么预测美朝首脑对话的成果? 

朱锋:我对即将举行的美朝首脑会晤还是抱有期待的。一是韩国文在寅政府尽了最大努力说服朝鲜;二是金正恩肯定清楚,如果嘴上谈弃核,却不采取实质弃核行动,反而会提升美国对朝动武的可能性。 

话说回来,特朗普和金正恩见了面之后,朝鲜弃核依然是一个艰巨的“拉锯战”—美国要行动、朝鲜要补偿。双方在谈判预期上有差距。朝鲜拥核的事实并没有改变其与美国对话的基础和条件,而美国又在对朝制裁上获得了极大的优势,它不会轻易放过朝鲜的。 

我最担心的是,如果美朝首脑会晤举行但金正恩或美朝双方都出尔反尔,外交解决朝核问题的进程破裂,很可能会彻底否定美国与朝鲜外交谈判的合理性,军事冲突的前景将更加突出,这对朝核问题及半岛局势的稳定非常不利。 

不管怎么说,即将举行的美朝首脑峰会,将是1994年以来半岛无核化的一次最好机会。 

  

不可或缺的中国因素  

南风窗:中国支持半岛终止战争状态、实现停和机制转换,支持朝方战略重心转向经济建设。从中国的立场,如何看待朝美首脑可能在5月底或6月初举行的会谈? 

朱锋:朝鲜半岛这么多年的冷战局势,最主要还是因为朝美关系的紧张。解铃还须系铃人,他们双方先谈起来中国是欢迎的。毕竟朝核问题对地区与国际社会的威胁,中国是当事人,没有一个国家能在朝核问题的解决进程中排斥中国。 

我们要知道一个最基本的事实,朝鲜从前两年的强硬对抗到今天的微笑攻势,甚至第一次表示愿意弃核,是什么让朝鲜变了?很简单,中国变了,朝鲜才变了。这两年,中国执行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决议的认真程度明显加强。如果没有朝鲜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配合,安理会不可能通过这些决议,朝核问题也不可能在冬奥外交后峰回路转。所以说,中国对朝鲜问题的贡献越来越大了。 

未来的朝核问题如何发展,中国依然是决定性因素,因为中国要确保在朝核问题上的重大利益。换句话说,我们可以往前走两步,也可以往后退两步。 

南风窗:金正恩53日在平壤劳动党中央总部会见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时说,实现半岛无核化是朝方的坚定立场。您认为在处理朝核问题时,中国应该坚持无战第一还是无核第一? 

朱锋:这个问题很有争议。从东北亚安全格局来说,一个拥核的朝鲜是中国不可承受之重。朝核问题存在的时间越长,对东北亚地区的消极搅局效应就越明显,比如中韩之间的萨德纷争,比如安倍政府利用朝核问题修宪扩军,再比如美国借机加强在东亚的军事部署。你可以说这些行为是冲着中国来的,但很显然,朝核问题不解决,这些国家的行动就能自圆其说。 

中国要有非常明确的态度和立场,反对朝鲜拥有核武器。“无战第一”影响不了朝鲜,也影响不了美国,因为美国采取军事行动的最大变量不是中国的反对与否,而是对战争代价的估计。中国要发挥自己的影响力,只有做另外的选择。 

南风窗:中国支持朝方在推进无核化进程中解决自身“正当安全关切”。朝鲜如果实际弃核过程拖得很久,中国该怎么办? 

朱锋:必须坚决、有力地解决朝核问题。朝核问题拖的时间越长,东北亚安全局势就越发复杂化。 

“新时代”的中国外交,需要我们为解决朝核问题承担起大国责任。要知道,朝鲜核武器的威胁不仅在于核导弹,如果发生核泄漏、事故性的核爆炸,周边地区会遭受难以估量的影响。正因为如此,周边各国一定要合作、要协调。多方合作才能让朝鲜丢弃幻想,让它知道,孤注一掷式的拥核是一条“不归路”。 

“球”还是在朝鲜一边,未来朝核问题解决的进程,最大的观察点还是金正恩的选择。如果他还是来来回回地拉锯,在压力减轻后重回对抗的道路,那这种外交游戏已经没有现实空间了。因为国际社会要求朝鲜弃核的共识与合作是前所未有的,美国和相关国家要求朝鲜弃核的战略决心也是前所未有的。 

我们也不必在这个问题上过分担心美国。在今天这种利益、社会关系高度依赖,技术使得彼此知根知底的情况下,没有一个国家会轻易把另外一个国家完全当作敌人,只会在战略设计和执行中视为“对手”或者“潜在的敌人”。我们还是要有信心,要看到中美关系内在的活力。

(来源:南风窗  2018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