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视点

朱锋:香格里拉峰会上的“中美硝烟”

发布者:1309005发布时间:2019-06-03浏览次数:10

或许是受到李显龙总理前一天晚上主旨演讲的影响,历来被视为对华政策鹰派代表的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2019 6 1 日在第十九届香格里拉亚洲防务峰会上的主旨发言在基调上刻意“柔和”,并没有火力全开对中国对外政策发动猛烈抨击。李显龙总理5 31 日香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既清晰又坚定地表达了印太地区国家不想看到中美两国全面对抗、期待美国能够给一个崛起的中国“留有空间”的战略构想。沙纳汉6 1 日演讲中在涉华政策上的相对“平衡”,对于安抚区域内各国对中美两国似乎正在日益升温的对抗态势的焦虑,应该是一种刻意的安抚;或许,沙纳汉也并不想把今年的香会当作对华宣布“新冷战”的起点。毕竟,这是他第一次作为美国防务部门的最高首长在新加坡的亮相。即便如此,细细咀嚼沙纳汉的演讲,在被视为美国“印太战略2.0 版”的政策宣示中,沙纳汉想说的话其实都已经说了。 

   

今天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的演讲,主体基调非常强硬。除了在印太战略推进上,系统、全面地提出了具体主张。这些主张包括:一、五角大楼加大对印太地区的军事、经济、外交和政治投入,得到了美国国会的高度重视和支持,完全超越今天一般观察家眼中的美国朝野分裂和政党恶斗。沙纳汉高调表示,美国国会正在给印太战略直接拨款,加大对印太地区的经济和军事投入。美国今后投入的印太发展资金将从290 亿美元上升到600 亿美元,用于“高质量、高水平和具有透明度”的区域内和跨区域的基础设施建设;二、强调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是对“挑战国”的军事威慑和战争准备,强调美国和其盟友在导弹防御系统部署上的协同行动,增加美国主导的同盟国家和安全伙伴在印太地区的国防建设和军事参与;三、沙纳汉特别强调,“经济安全同样是国家安全”,提醒美国的亚太盟友要像美国那样,把和中国的经济关系同所谓的对中国的安全防范要直接挂钩。这在过去8 年的美国防长的香格里拉对话演讲中,这么露骨和直接的要求美国在亚太区域的国家要像美国那样,把和中国的经济关系要直接和安全考虑联系起来,给中国和印太地区广泛而又日益深入的经济合作和共同繁荣进程“打楔子”、“挖墙脚”的做法,这还是香会举行18 年来的第一次。四、把中国直接定义为印太地区安全的最大“威胁”,把中国今天维护国家主权、发展和安全的全部行动,都视为是中国正在企图颠覆规则和秩序,强制性地“改变”美国和地区其他国家“分享”的价值。为此,美国不仅需要重申自己是“印太国家”,而且要坚定地履行自己“维护地区秩序、规则和繁荣”的责任。借着抹黑中国来提升美国形象和地位,为特朗普强硬和不惜全面制造紧张和冲突的中国政策背书,这就是沙纳汉今天演讲的中心内容。 

   

这是2001 年以来19 次香会的美国防长的发言中,沙纳汉的讲话是最具体、最系统和最直接地“呼吁整个地区需要起来对抗中国”的讲话;也是五角大楼今天的最高首长利用香会这个论坛,向地区和世界勾勒的美国印太战略的新版本。这个新版本不仅高调宣布美国不再是坚定地实行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不再是将美国的全球安全战略关注逐步集中到印太地区,而是清晰地宣告印太地区已是美国全球安全战略的首要和核心地区,其基本手段是重回“国家中心主义”的大国竞争和大国对抗。 

   

当然,沙纳汉在演说中“柔和”的一面,是他也谈到的美国仍然寻求和中国合作、和中国解放军对话的政策主张。这并非是简单地释放善意、或者降低对抗,而是美国的印太战略本身所需要的政策平衡。听过5 31 日李显龙总理的演讲,沙纳汉和他的幕僚很清楚,赤裸裸地宣布和中国的全面对抗,一味地高调要对华拉开新冷战式的竞争态势,只会加剧区域内多数国家对美国外交的焦虑。 

   

然而,今天特朗普政府和五角大楼的印太战略2.0 版的实质究竟是什么?无独有偶,就在沙纳汉发表新加坡香会演讲之际,五角大楼网站公开了新版“美国印太战略报告”。这份报告的开始部分,就是沙纳汉本人署名发表的报告说明。在这份说明中,沙纳汉提到,“美国国家安全战略的基本关注,是国家间的战略竞争;而这种战略竞争的决定要素,是自由、还是压制性的两种国际秩序观;尤其是在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正在想要通过军事力量的现代化、影响力工程、掠夺性的经济来强迫其他国家屈服,从而使得地区秩序发生有利于中国的转变。”这段公开的文字真的是对沙纳汉香会演讲的生动注解。这段话两个含义非常明显:一是美国又开始把美国人眼中的严峻的“中国问题”直接归咎为“共产党中国”;二是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对地区发展与繁荣的重大贡献都被定性为是中国的“掠夺性经济”性质,三是继续给中国扣死“修正主义国家”的大帽子,固执地认为中国的所作所为就是要改变印太地区秩序的“现状”。沙纳汉代理防长这样的美国高管“中国认知”中依然浓郁存在的意识形态对立和“冷战观念”,是中美对立今后似乎难以降温的可怕信号。 

   

尽管2019 年香会上沙纳汉的演讲基基调所透视出的特朗普政府的中国政策基调依然十分阴暗,但美国印太战略的2.0 版究竟能否成功,更多地并非取决于美国的一厢情愿,而是取决于地区内国家和国际社会今后的反应。只要北京继续坚持和平发展的既定战略,坚持和区域内国家合作共赢、相互尊重、平等协商和互惠互鉴的基础上继续推动亚太地区的稳定与繁荣,继续对各种领土和主权争议采取对话、合作与管控的方式实现互谅互让,美国编造中国是“地区秩序和规则破坏者”的企图不会得逞。只是当特朗普政府准备拉开架势,准备在印太地区全面打压中国之际,中国的地区外交所面临的挑战和考验确实是冷战结束以来前所未有的。中国的区域外交需要在转型中进步和升级!(作者是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来源:《联合早报》 2019 6 2 日)